天天配資 門戶 配資資訊 查看內容

2019-11-18 17:08| 發布者: 網貸民工| 查看: 277| 評論: 0

摘要: 1988年,受到大陸改革開放新氣象鼓舞的台灣人郭台銘,決定在深圳建立富士康工廠,七年後,即助鴻海精密實現了營業額新台幣100億元。同樣受到鼓舞的還有旺旺集團、統一、頂新集團、技嘉等,紛沓而來。在它們的大本營 ...
1988年,受到大陸改革開放新氣象鼓舞的台灣人郭台銘,決定在深圳建立富士康工廠,七年後,即助鴻海精密實現了營業額新台幣100億元。
 
同樣受到鼓舞的還有旺旺集團、統一、頂新集團、技嘉等,紛沓而來。
 
在它們的大本營台灣,1991年已開放民營銀行設立。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後,台灣傳統企業加速外遷,銀行業因為實業外流而尷尬︰貸款業務逐漸萎縮,不得不發展消費信貸業務。2000年,率先聞到血腥味的萬泰銀行,推出了“喬治瑪莉現金卡”,成為爆款,一時效仿無數。
 
接著,台新金控、大眾銀行、中華銀行等跟進,“只要會呼吸就能辦卡”、“五分鐘發卡”。與發卡一道,銀行們開始誘導消費、引導負債,鼓勵提前消費、透支信用。
 
到2006年,情況急轉直下,卡債危機爆發,前10大發卡機構中7家收入金額不足以沖銷壞賬,稅前利潤同比縮水2/3,淨資產報酬率大幅下降。這一年末,台灣已培育出52萬“卡奴”。
 
2004~2005年一年間,台灣4000余人因過度負債自殺。卡債危機還催生了暴力催收、卡賊(老賴),金融問題演變出社會問題。
 
當年台灣銀行業打出“借錢是高尚的行為”、“讓你愛現就現夢兌現”、“有YouBe就有自由!”廣告詞,它們的魅影如今在大陸信貸業中重現,散見于微信朋友圈、網紅的嘴、微博的短視頻中。
 
今年10月,溫州法院通報了全國首例“個人破產”案,時間敏感。
 
12年前的2007年,台灣地區也曾出現這樣的舉措,當局在解決2006年爆發的卡債危機債務問題的關鍵時刻,推動出台了自然人破產機制。
 
1
 
2016年過完年後,21歲的河南大學生鄭同學坐在青島一家賓館樓上給父母發短信,“爸,媽,兒子對不起你們,我真的撐不下去了。我發現好多努力真沒有結果,我心痛。別給我收尸,太丟人……”
 
之後他跳樓身亡。這個還債能力為0的個體,一次性終結了14家機構60萬元資產。
 
死前,他已在14家校園網貸平台“拆東牆補西牆”式負債近60萬元,無一能還上。如果將經濟崩潰看作消費信貸危機的一次大爆發。一個多頭借貸借款人的破產,就是一次共債危機的小型爆炸。
 
鄭同學能夠多頭負債的原因,是P2P和現金貸、消費信貸領域數據孤島問題普遍存在。如果一個用戶可以從借唄、微粒貸拿到一定額度的授信,那麼就可以從數十家網貸、消費信貸、現金貸等平台中拿到同樣的授信或借款。
 
因為數據孤島的存在,信貸平台之間、P2P平台之間的用戶“共債信息”並不共享,平台間彼此不會、也不存在利益動力來協同控制用戶可能存在的違約風險。在這種多頭授信和過度負債的背後,鄭同學這樣的極端慘劇也屢見不鮮。
 
融慧金科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0月,全國的線上現金貸共債(同時在三家以上現金貸平台借款)人數,已達247萬,而90後正是多頭借貸的主力軍。
 
2005年底,台灣卡債危機爆發前夕,後來麥肯錫的對此事調研,查出過度借貸人口約30至40萬人,約佔總人口的1.7%、成年人口的2%。
 
相較而言,大陸風險系數還輕很多,但數值卻在急速攀升。當國內互聯網大公司盡皆放貸的時候,更是加劇了共債風險的敞口。
 
新金融洛書曾梳理了20家非金融本業的互聯網大公司發現,除了被人熟知的騰訊、螞蟻金服和京東,做電商的唯品會在放貸、造手機的小米在放貸;門戶網易在放貸、搜狗輸入法也在放貸……
 
他們開啟的流量變現之路,給風險的雪上又加了一層霜。
 
2
 
在消費信貸里,還有一種以貸養貸的玩法,蔚為大觀。
 
2018年,杭州一名大四的蔣同學,在一家網貸平台借款3000元,後因無力償還,就從其他平台借款還貸,這筆貸款歷經多次以貸養貸之後,滾到15萬元。蔣同學最終跳樓自殺。
 
融360在2018年中的一次問卷調查中發現,“90後”已然佔據著消費貸款用戶群的半壁江山,佔比高達49.31%。其中有28.57%的人使用消費貸,就是為了償還其他貸款,另有5.78%的人貸款用于賭博,而這種以貸養賭是比“月光族”更為可怕的風險暗雷。
 
在信貸市場,代償是以貸養貸的典型,成了風險的杠桿和放大器。2015年以後,信用卡代償業務甚至撐起了維信金科、51信用卡等幾家上市公司。
 
根據央行披露的數據,截至2018年上半年,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佔期末應償信貸總額的1.21%。但信用卡逾期數據,一旦再轉手嫁接給“信用卡代償”公司,所披露的信用卡代償業務壞賬率就漲到了8%~12%之間。
 
央行《2018年第三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數據顯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高達880.98億元,環比增長16.43%,而8年前的2010年,這個數據還不過是76.89億元。8年之間,翻了11倍以上。
 
2014年之後,代償延緩了信用卡不良率爆發、風險後滯,實際情況可能比現狀更嚴重。
 
信用卡代償業務的最大隱患在于,它拉垮了銀行信用卡業務的風控底線,原本到期應還的低利率貸款,被代償以高達30%或更高利率的貸款替代,它們一面將貸款風險後滯,一面將風險敞口擴大,直到債務泡沫的刺破。
 
由于高風險,代償通常以更高的利率覆蓋成本,進而導致了資產質量的惡化。
 
代償、以貸養貸,這種以杠桿為需求的商業模式多了去了,它們大多因為新消費觀念轉變過程中,新的需求被激活了。
 
殊途同歸的是,它們都走向了風險轉移、放大之路。
 
在市場上,有一批依附在銀行風控、螞蟻金服或騰訊信貸體系之外附庸放貸者,如果你能在銀行或借唄、微粒貸拿到1萬的授信,它們就敢再額外給你20%-40%的授信,諸多的類似行為疊加,讓就能讓一家銀行或一個螞蟻金服的風控體系置于借款人的過度負債的危機中。
 
這就是說,在你做著放貸生意的時候,另一家放貸公司的闖入,可以瞬間讓你的風控體系打亂。如果說沒有人是一座孤島,在消費信貸領域,也沒有哪家公司的風控是可以獨善其身的。
 
在中國,P2P網貸行業的系統性危機的危害外延性,嚴重遠超暴雷潮的余音。網貸資產質量之壞,由于是表外資產,包括金融機構涉及的助貸業務,都以表外資產示人,導致無法依據數據進行資產管理。加上貸前征信、貸後風險的數據孤島問題,導致違約借貸人無法受到懲治,老賴們仍可以在其他平台借款,導致風險累積惡性循環。
 
整個信貸和助貸行業的資產質量數據,都被污染了,背後則潛藏自互金而來、準備進攻的風險。
 
這種污染,有看不見的風險,有看得見的風險。
 
2017年末,中國政府出台《關于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新政導致網貸平台大面積倒閉,2018 年一季度信用卡逾期情況馬上就出現了惡化;2018年7月,P2P又出現了爆雷潮,且影響程度較2017年末更大,國泰君安一份研究報告稱,這些風險事件導致了2018年三季度的信用卡逾期貸款率上升,測算顯示銀行信用卡不良率可能因此上升17bp至1.50%。
 
這說明了互金公司信貸和銀行信貸兩者之間存在傳導關系。
 
2018年年報中,中信銀行和平安銀行直接將矛頭指向“共債風險”,認為共債風險的爆發導致了不良率提升。
 
共債風險正逐步向銀行表內傳導。
 

表︰2018 年三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貸款迅速增加;數據來源︰wind,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韓國政府為促進消費金融發展,制定了《專業信貸金融業法》,允許一家公司綜合經營多種消費金融業務。此後,銀行為了獲客相互壓低貸款利率,惡性競爭,信用卡公司雇佣推銷人員,在路上追逐行人、未成年學生、無業者,將信用卡推銷給他們。韓國信用卡的發卡量從 1999 年末的 0.39 億張增加到 2002 年末的 1.05 億張。
 
韓國人民呢,瘋狂舉債,2002年末信用余額超過1000億韓元,300萬人違約,佔當時經濟活動人口的18%。
 
2003年韓國信用卡危機爆發,韓國信用卡行業一下子將1999-2002 年的淨利潤總和全虧了進去。
 
共債、代償、附庸貸款,這些業務中落下的壞賬和違約,並非不見了,它們堆積成了風險高山的積雪,直到雪崩。
 
這更是一個風險遞增的過程。
 
利潤在平台和平台之間被層層削刮,風險在機構和機構之間傳遞。
 
如果說經濟下行是信貸風險的病變,共債、代償、和數據污染,這些已經造成了風險的癌變。
 
亂象之下,甚至出現了報復性逃廢債的人,一些在P2P平台上投資收到了損失的了,為了挽回損失,轉而向網貸平台借貸,然後逃廢債。借貸演化成經濟犯罪。
 
有的投資者從銀行端獲取低成本資金,轉而投向高收益的 P2P 理財產品。
 
違約發生時,有的借款人會選擇性還款,還銀行比還現金貸的錢保險些,因為前者意味著信用卡詐騙,後者可能什麼也不是。
 
放貸機構在面臨個體時,也不是沒有選擇;有的選擇了貸前競爭性放貸,貸後慫恿借款人以貸養貸。
 
在信貸的風險鏈條里,個人追求消費或賭博、選擇性還款,或高利轉貸;金融機構為了利潤選擇粗放的資金投放,助長借貸人非理性需求的膨脹。這些行為,已經到了道德問題被抬上桌面的時候。
 
每一個主體都成了利己主義者。
 
1988年,受到大陸改革開放新氣象鼓舞的台灣人郭台銘,決定在深圳建立富士康工廠,七年後,即助鴻海精密實現了營業額新台幣100億元。
 
同樣受到鼓舞的還有旺旺集團、統一、頂新集團、技嘉等,紛沓而來。
 
在它們的大本營台灣,1991年已開放民營銀行設立。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後,台灣傳統企業加速外遷,銀行業因為實業外流而尷尬︰貸款業務逐漸萎縮,不得不發展消費信貸業務。2000年,率先聞到血腥味的萬泰銀行,推出了“喬治瑪莉現金卡”,成為爆款,一時效仿無數。
 
接著,台新金控、大眾銀行、中華銀行等跟進,“只要會呼吸就能辦卡”、“五分鐘發卡”。與發卡一道,銀行們開始誘導消費、引導負債,鼓勵提前消費、透支信用。
 
到2006年,情況急轉直下,卡債危機爆發,前10大發卡機構中7家收入金額不足以沖銷壞賬,稅前利潤同比縮水2/3,淨資產報酬率大幅下降。這一年末,台灣已培育出52萬“卡奴”。
 
2004~2005年一年間,台灣4000余人因過度負債自殺。卡債危機還催生了暴力催收、卡賊(老賴),金融問題演變出社會問題。
 
當年台灣銀行業打出“借錢是高尚的行為”、“讓你愛現就現夢兌現”、“有YouBe就有自由!”廣告詞,它們的魅影如今在大陸信貸業中重現,散見于微信朋友圈、網紅的嘴、微博的短視頻中。
 
今年10月,溫州法院通報了全國首例“個人破產”案,時間敏感。
 
12年前的2007年,台灣地區也曾出現這樣的舉措,當局在解決2006年爆發的卡債危機債務問題的關鍵時刻,推動出台了自然人破產機制。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