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配資 門戶 財經資訊 查看內容

2019-11-29 10:36| 發布者: 網貸民工| 查看: 32| 評論: 0

摘要: 近日,7天酒店又雙? 爻雋宋郎侍狻=眨  ┐  輝頡天酒店床單疑似嘔吐物”的視頻,視頻顯示,河南鄭州一位消費者入住7天連鎖酒店時,發現床頭和床單上均沾染了疑似嘔吐物的污穢物,床單上還有頭發。而面 ...

近日,7天酒店又雙? 爻雋宋郎侍狻=眨  ┐  輝頡天酒店床單疑似嘔吐物”的視頻,視頻顯示,河南鄭州一位消費者入住7天連鎖酒店時,發現床頭和床單上均沾染了疑似嘔吐物的污穢物,床單上還有頭發。而面對顧客質疑酒店沒有按要求更換床單,酒店的工作人員對此解釋稱,嘔吐物可能是運輸中踫到的,頭發則是高溫煮洗後粘上的。

11月18日,7天酒店針對媒體報道其門店大量關閉與衛生問題頻發的問題在其官方微博上發布了說明函,其中關于頻發的衛生問題,說明函提出,7天酒店將引以為戒,加快存量門店改造升級,嚴格加強門店的衛生管理和監督工作。

7天酒店又陷“衛生門” 品牌升級“迷路”傷了消費者心

據成都商報報道,當事人劉先生11月19日介紹了當時的情況,“當時我找保潔員溝通,他們不換。然後找前台,前台說她管不了。負責主管也說保潔員沒時間給我換,然後這位主管上到3樓我的房間,換了床單、被罩,解釋說這個避免不了,是運輸過程中踫到靜電沾上的。他們給我換了床單,但上面仍然有頭發和污點,她就是想證明床單是一客一換。”

劉先生也對7天酒店的事後處理表示了不滿,“當時我拍了視頻上傳到網絡。這家酒店的主管看到信息後,聯系我想私下解決,說給我500塊錢,把那些稿子撤了。我當時直接拒絕了,說這不是錢的事,重要的是解決(類似床單污染的)問題。後來他們公關也跟我聯系上了,先給我道歉,然後說這件事確實存在,想把我那兩天的房錢退了。”

屢曝“衛生門”7天酒店衛生信譽遭降級

這次的床單事件已經不是7天連鎖酒店因衛生問題第一次遭詬病。早在2016年4月,中國新聞網就對此作出了報道,包括7天、速8、海友、星程、格林豪泰等在內的北京多家快捷酒店將床品、毛巾洗滌業務外包給第三家廠家,後者將帶血、帶嘔吐物的床單混在一起,加把火堿全變白。這樣粗魯的洗滌方式直接導致床品PH值嚴重超標至10左右,已嚴重超出人體所能承受的正常值6.5至7。

2017年8月6日,北京衛生監督所發布的2017年7月《北京衛生監督行政處罰公示》顯示,因違反《公共場所衛生管理條例》第十四條第一款第(二)項、《公共場所衛生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第三十八條規定,7天快捷酒店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安貞店,被警告並處以罰款1000元。9月4日,北京市衛生和計劃生育監督所公布了對北京691家快捷酒店的衛生檢查結果,其中有46家不達標,35家被罰款,包括如家、速8、7天等知名連鎖酒店均有酒店“上榜”。

2018年10月12日,中國經濟網報道,黃先生和女友在羅湖口岸附近的7天快捷酒店入住後,發現房間有蟑螂,向酒店反映情況後,酒店方給黃先生換了另一個房間,剛打開房門就看見床頭的桌子上有只蟑螂在爬。隨後連續更換了兩間房,衛生情況也沒有得到改善。第一間房有四到五只螞蟻;第二間房的衛生間地板上有一只蟑螂;第三間房的桌子上有一只蟑螂正在爬;包括最後退房時,酒店大堂的冰箱上也能看到不知道是螞蟻還是蟑螂在爬。

黃先生不得不取消了行程,而酒店管理人員態度消極,始終沒有給出一個合理的說法。羅湖區衛生監督所執法人員對情況進行了調查,檢查發現有幾項問題︰酒店沒有在醒目位置公示衛生檢測報告;酒店未配備安全有效的防蟑螂的設施設備;酒店無法提供現場在崗員工的健康證;酒店布草間的布草櫃沒有密閉的櫃門,沒有按照分類存放的要求存放布草。當天下午,羅湖區衛生監督所召集轄區內14家7天快捷連鎖酒店進行集體約談,並進行現場普法,督促酒店自查自糾。7天酒店負責人也表示對衛監部門提出的要求將會逐一整改到位。

2018年12月底,還曾有視頻曝光過7天等連鎖酒店床單“暴力蒸白”的黑幕。梨視頻的拍客在武漢一清洗廠偷拍到,清洗廠的工人將帶血床單和普通被罩混洗,足浴會所內褲和酒店毛巾一起攪拌,隨意添加工業級草酸等違規原料進行“暴力蒸白”,工人直言“什麼放進去都能白”,此外,工人還表示“干不干淨都無所謂,7天酒店對清洗不看重,他們一般不檢查,只要肉眼看見白就可以!”。

2019年2月10日,北京商報報道稱,網上一則關于7天等連鎖酒店品牌衛生問題的視頻持續發酵。根據該視頻,鉑濤酒店集團(7天酒店母公司)旗下的麗楓和7天連鎖酒店存在多處衛生違規問題,甚至出現毛巾擦拭面盆、馬桶等現象。根據視頻中的畫面顯示,麗楓酒店服務員在打掃衛生時出現用毛巾擦拭煙灰缸、面盆、馬桶等行為;同時,7天酒店除了清潔用品未按規範擺放外,還存在餐飲不符合規定等行為,例如餐廳消毒櫃內堆滿雜物形同虛設。此外,在該視頻中,麗楓酒店還出現噪音過大的情況,而7天連鎖酒店則出現前台未核實客人身份的情況。

7天酒店方面回復稱,涉事門店沒有按照服務標準提供一次性餐具,對于事件中違規操作的員工,已依照7天酒店的運營管理條例進行了嚴肅處理和嚴厲處罰。

2019年5月,深圳市衛生監督部門集中開展專項整治行動,在衛生信譽等級評定復審工作中,7天等酒店被予以“降級”。據環球網報道,有酒店管理人員指出,這幾年經濟型酒店的生意越來越難做。由于成本的上升,不少酒店為了控制壓縮成本,犧牲了對衛生標準的貫徹。一方面這些酒店支付打掃客房的服務員較低的工資或者直接外包,或者干脆將這類酒店的洗滌業務外包。同時,在酒店床單布草的更換和房間打掃方面等又缺少相應的監管,在壓縮酒店用工成本的情況下,衛生問題的頻繁暴露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隱患、事故層出不窮 7天酒店風波不斷

除了衛生問題外,7天酒店還存有消防和安全隱患。據南方網2019年5月消息,在廣州東莞厚街萬達廣場的7天酒店內,樓層消防設施陳舊,一些滅火器放置點已經“空位”。較為嚴重的是,多個房間配備的防毒面罩已經過期或已被開啟。房間里設有消防噴淋、煙霧報警器、防毒面罩等常見的消防設施。煙霧報警器有亮燈閃爍,處于正常狀態。但是檢查兩個防毒面罩可以發現,其外包裝上的合格證顯示生產日期為2015年5月,保質期為3年,明顯已過期,甚至其中一個防毒面罩的塑料包裝已經被撕破。而該防毒面罩的外包裝注意事項顯示,該面罩為一次性產品,使用前如發現塑料包裝有破損,則表明該防毒面具已失效。

而在深圳沙井的一家7天酒店里,店家則將消防通道設計為鏤空的鐵質樓梯通道。由于這種樓梯上下間隙大,平日上下就十分不便,倘若在緊急狀況下使用,極容易摔倒。

上述僅僅是安全隱患問題,7天酒店還曾曝出過真正的安全事故。據青島新聞網2017年3月報道,事故發生在2015年,青島科達電梯有限公司接到7天連鎖酒店電話,得知位于營口路32號的酒店內電梯發出焦味。業務經理林某違反“雙證作業”規定,派出不具備維修資格的維修員劉某單獨前往維修。劉某違反技術規範,對制動器簡單調整後,電梯繼續運行,維修過程中並未發現電梯存在的其他問題。第二天中午,事故發生,造成四川來青旅客72歲吳某及其3歲孫女周某雙雙墜下電梯井,當場身亡。2017年,青島市北法院一審宣判,電梯維保單位、青島科達電梯有限公司兩名責任人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對其分別判處有期徒刑2年,緩期2年執行;有期徒刑2年,緩期3年執行。

2019年7月,武漢一家7天酒店還發生了坍塌事故。據“7天酒店家族”微博消息,2019年7月8日上午10時許,武漢市江漢區解放大道712號7天酒店大樓副樓東南角部分坍塌。通告指出,事故發生時,酒店工作人員發現樓體異常後,迅速逐一敲門組織疏散撤離,並積極協助消防、公安等部門進行現場應急救援。截止7月8日下午15︰00,從門店核實、消防及公安部門的調查顯示,暫未發現人員被困,也未收到人員失聯的情況。江漢警方根據事故責任認定情況,依法對七天酒店深圳有限公司直營店工程部總監李某某等6名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的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

此外,七天快捷酒店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天壇店還曾因銷售商品不標明價格受到處罰。該單位于2017年11月16日,在北京市東城區天壇東里甲48號經營時,違反了原國家計委《關于商品和服務實行明碼標價的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計劃委員會令第8號)第九條的規定,銷售“富光250ML水杯”一種不標明價格。北京市東城區發改委決定對七天快捷酒店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天壇店作出罰款1000元的行政處罰。

不到兩年門店減少239家 “內外夾擊”7天酒店迎低潮期

7天連鎖酒店屬于“錦江+鉑濤系”酒店集團下的經濟型連鎖酒店品牌。據上海錦江國際酒店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錦江酒店”,600754.SH)發布的三季報,2019年前三季度,7天系列酒店總數為2229家,較去年減少97家。另據錦江酒店2018年財報顯示,2018年7天系列酒店為2326家,較2017年減少142家。不到兩年的時間內,7天系列酒店共減少239家門店。這連續且快速的門店關閉浪潮既有“7天”發展放緩、業績指標下滑的內生因素,也有面臨更多更強的競爭對手挑戰、市場份額遭到擠佔的外生變量。

據中國飯店協會公布的歷年酒店相關數據顯示,在近兩年內,7天連鎖在全國眾多經濟型酒店品牌中關店總數最多。此外,據2019年錦江酒店三季報顯示,經濟型酒店出租率、平均房價及每間可售房收入(Revenue Per Available Room,簡稱RevPAR)也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RevPAR同比下滑幅度超過8%。

而針對關店的報道,前文提到的7天酒店11月18日發布的說明函回應稱,7天的開店速度確實較前兩年有所放緩,十年前是經濟型酒店的擴張高峰期,而酒店物業的租期一般是5-10年。因此,近幾年是7天酒店物業合同集中到期的時間段。面對各大城市的城市化改造,許多原有物業不再符合7天酒店新一代產品的標準,故許多門店沒有再繼續簽約,選擇了關停。所以部分門店是主動關閉的。

“當年7天幾乎所有的創造都是圍繞著快,但現在我不著急了。如今整個中國社會不一樣,那種很快(賺)錢的機會也沒了。”7天酒店創始人鄭南雁在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曾如此感嘆。

據天眼查資料顯示,7天連鎖酒店的運營主體七天酒店(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注冊資本為1.15億美元,創始人鄭南雁曾任職CEO。2009年11月,7天連鎖酒店曾在美國紐交所上市,成為紐交所首家中國酒店。2013年6月從紐交所退市,鄭南雁等人開始組建鉑濤酒店集團。此後不到一個月,7天連鎖酒店被鉑濤酒店集團私有化收購。2015年到2018年,中國酒店行業巨頭錦江國際集團分三次,共出資98.25億元對鉑濤集團進行了股份收購,目前錦江國際持有鉑濤超過96.5%的股份。錦江國際的市值已超過224億。

今年10月,錦江酒店發布的2019年三季報顯示,公司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12.82億元;實現淨利潤8.73億元;實現扣非後淨利潤7.99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8.08%。截至三季度末,錦江酒店已開業酒店數達到8161家,客房總數達81.32萬間。

中國飯店協會聯合盈蝶咨詢發布的《2019中國酒店連鎖發展與投資報告》顯示,截至 2019年1月1日,中國連鎖酒店品牌規模最大的是如家酒店,擁有門店2253家,客房233226間;其次是漢庭酒店,擁有門店2283家,客房220646間;隨後是7天連鎖酒店,擁有門店2326家,客房201432間。

但隨著外資酒店品牌OYO進入中國市場,上述三大連鎖酒店的市場份額被大幅度擠佔,2018年三大連鎖酒店的市場佔有率分別為7.43%、6.88%和6.59%,而2019年三大連鎖酒店的市場佔有率分別為5.62%、5.32%、和4.85%,相較于去年,分別下滑1.81個百分點、1.56個百分點以及1.74個百分點。

截止2019年1月1日,OYO酒店門店數為5656家,客房270785間,遠超如家、漢庭及7天連鎖酒店。有業內人士指出,隨著不收加盟費的OYO酒店、各大在線旅游平台開拓民宿領域,傳統連鎖酒店的市場份額將不斷被擠佔,特別是對經濟型連鎖酒店的沖擊更大。

面對市場新形勢,如7天酒店這類的經濟型酒店選擇了品牌升級。在上述說明函中,7天酒店明確表示,7天品牌正在全力向7天優品品牌過度升級。預計未來幾年內,7天酒店品牌將全面升級為7天優品品牌。據中國經濟網記者了解,7天優品創立于2014年,定位于商務時尚的高端經濟型酒店。與7天品牌相比,7天優品房間內部設施整體升級,例如5種定制睡枕、高速wifi全覆蓋、頂配智能電視、升級辦公桌椅等。

然而,對于衛生、消防、安全風波不斷的7天酒店來說,這種轉型升級的夢想有賴于一個問題的解決︰如何繼續取得消費者的信任,從而維持市場,完成品牌升級?7天酒店承諾將引以為戒,加強門店管理和監督工作,但這一切仍有待市場和消費者檢驗。

最新評論